Girard-Perregaux的藍寶石誘惑

女士穿起透視裝相對全裸更性感,全因透視裝的若隱若現更能帶來無限遐想。不過Girard-Perregaux芝柏今年推出兩款以藍寶石水晶製作表殼的Quasar Light和Laureato Absolute Light,則以全裸姿態將鏤通機芯完全曝光,如此坦盪沒遐想空間的裸露方式反而更具誘惑。


Sapphire藍寶石水晶早在七十年代已被廣泛應用,但藍寶石水晶的莫氏硬度為9,僅次鑽石,處理難度和製作成本都極高,所以只限於製作線條簡單的表鏡。雖然間中有品牌推出整個表殼均以藍寶石水晶製作的腕表,但都只是偶一為之的試作品,論真正開始廣泛應用在表殼上,其實還只是近10年的事。


Quasar Light

藍寶石水晶被用來製作表殼的歷史雖短,但各品牌的製作技術可謂進步神速,幾乎無論表殼造型如何複雜都做得出來。例如芝柏這款Quasar Light所採用的46mm藍寶石水晶表殼,就是以一整塊藍寶石水晶雕琢出來,需經超過200小時和數百工序才能打磨至如此光滑無瑕,令表殼呈現出更透明的感覺,可360度如無阻般欣賞所搭載的鏤通機芯外,亦使6點位陀飛輪呈現更完美的懸浮視覺效果。

而Quasar Light更叫人驚嘆的,是連GP09400-1128自動機芯上品牌著名的三橋都改用藍寶石來製造,配合鏤通機芯本身的銀灰色設計,使整枚腕表呈現出更通透的透明感。將三橋以藍寶石水晶來製作,芝柏在2003年推出Laureato EVO3時已玩過,不過當年的三橋還只是2D造型,而今次Quasar Light的三橋設計是源自2014年的Neo Tourbillon with Three Bridges,是呈拱形和帶弧度的鏤通3D立體造型,製作難度可不只三級跳。事實上,應用在Quasar Light的立體箭頭形搭橋並不只有3條,因為表底還有兩條呢。

由於Quasar Light以藍寶石水晶製作表殼和機芯搭橋,而機芯又是高度鏤通,所以戴上手的輕盈感,都比採用鈦金屬或鋁合金表殼的表款強烈得多。有人話這類表很像膠表實在大錯特錯,因為藍寶石水晶一定比塑膠更透明之外,略帶一點冰冷和硬如鑽石的獨特觸感,塑膠根本做不出來。說這些如此講究工藝的藍寶石水晶表如膠表,難道這些人從沒摸過腕表上的藍寶石水晶表鏡嗎?Quasar Light限量18枚,搭載GP09400-1128自動機芯,白金微型自動擺陀收藏在12點位以稀有釕金屬裝飾的發條鼓底下。約售HK$2,314,000

 

Laureato Absolute Light

芝柏今年另一款藍寶石水晶的透明誘惑是Laureato Absolute Light,不過相比Quasar Light,這款Laureato的透明感明顯不可與之相比,皆因Laureato本身是品牌在1975年推出的高級運動表系列,擁有標誌性又圓又八角的獨特表圈設計,所以腕表的44mm表殼改以藍寶石水晶製作,就必須表圈、表殼和底蓋都要分開製造,當組件數量愈多,透明感也就會愈低。

不過,亦因為組件採用了藍寶石水晶製,可更精楚看到表殼的結構,8枚貫穿表殼用來固定表圈和底蓋的螺絲清晰可見,配合GP01800-1143自動機芯較粗豪的鏤通設計,就算腕表變成了透明,配合鈦金屬表耳,依然呈現出Laureato系列本身強烈的運動表風格,也合乎腕表主題Light的輕盈感。腕表限量88枚,約售HK$666,000